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时政动态>>青海新闻>>正文
环湖赛大看台——第十七届环湖赛特刊
2018-07-30  

直击赛事

青石嘴-张掖:最长赛段绿衫易主

对意大利日邦车队的罗马尼亚国家冠军葛洛苏·爱德华·米歇尔来说,或许他一直等待的就是今天的机会。这两天,他的状态越来越好,不但连续拿下两个单站冠军,并以此在第八赛段成功翻盘,绿衫加身。

7月29日,第十七届环湖赛迎来最长赛段青石嘴至张掖的比赛,开启了本届环湖赛的甘肃征程。因为当日的比赛大部分路程已经进入平道,因此在连续经过了几个爬坡赛段后,大家终于观赏到了平道追逐赛的精彩。

比赛上午9时鸣枪,经过7个赛段的比拼,当日签到车手还剩下132名。经过上一赛段的“调整”,昨天的大团从比赛开始就显得“极不安分”。车队刚出发不久,就有6名选手展开突围,当然在这种长距离平道居多的赛段,大团的防守会非常谨慎,不会允许“兔子”随意打乱节奏。至14公里处时,领先小组被大团追回。尽管之后还是有人不断尝试突围,但都无果。26公里处,青海天佑德队张金德因病退赛。

直到车队行进至52公里处时,一个6人领先小组再次形成,蓝衫持有者大卫德诺克·伊俐亚出现在这一小组中,并且逐渐拉大与大团的差距,优势一度达到3分30秒。凭借领先优势,白俄罗斯明斯克车队巴兹库斯·坦尼斯洛、斯洛文尼亚艾德里亚莫贝尔队布雷科维奇·詹尼斯、法国马赛车队古瑞恩·亚历克西斯一举将本赛段两个爬坡点的前三名全部包揽。北京喜德盛—伊诺华洲际队大卫德诺克·伊俐亚拿下本赛段唯一的途中冲刺点第一名,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蓝衫优势,荷兰曼骑队克莱曼·温和白俄罗斯明斯克车队巴兹库斯·坦尼斯洛紧随其后。

经过冲刺点后,车队正式进入甘肃境内,海拔开始明显降低,下坡路段给了车手们“追风”的激情,这几日在平道赛段频频露脸的车队开始发力,他们在大团前方不断“袭扰”,让控场车队头疼得不得了。大团也因此不断提速,在本赛段平均时速达到49公里/小时。

这一赛段,哥伦比亚曼萨纳车队彻底沉寂在大团中,全程没有一名队员争夺爬坡点和冲刺点,也很少出现在大团前方领骑,或许现在的优势让他们已经坐稳了“黄衫”和“圆点衫”的江山,所以他们只想安全完赛,不想再“抛头露面”。

4小时49分45秒,意大利日邦车队葛洛苏·爱德华·米歇尔再下一城,尽显他国家冠军的实力,夺得本赛段冠军,并以4个冲刺积分的领先优势成为“新任”绿衫;二、三名由白俄罗斯明斯克车队西拉赫·帕波克和宁夏体彩LIVALL队蒂姆·瑞森获得。

第八赛段终于打破了四色领骑衫连续“坐庄”的僵局,绿衫易主。赫尔南·阿吉雷凭借他在前六个赛段积累的强大优势,继续保有黄衫和圆点衫;大卫德诺克·伊俐亚依旧稳居亚洲车手榜首,持有蓝衫。(王宥力)

独家解说

最长赛段:速度与激情的比拼

一条赛道将三省区连在一起,追风而来,呼啸而去。

伴着一路的花海桑田,7月29日,本届环湖赛的车轮首次驶出青海,向东挺进开启跨省骑行模式,环湖赛车队由此进入河西走廊,时隔多年,再次走进甘肃省张掖市。

随着赛程离开青海,比赛开启“甘肃之旅”,海拔也随之下降。

第八赛段从门源青石嘴至甘肃张掖,海拔由最高海拔3752米的景阳岭下降到海拔只有1483米的甘肃省张掖市,垂直下降2269米。

对于运动员们来说,少了高海拔、高落差带来的困难,更多的是长距离赛段的考验。当天赛段237公里,是本届环湖赛最长赛段,设有两个2级爬坡点和一个途中冲刺点。该赛段出发132人,中途由于体力不支减员3人。

环湖赛总裁播报员邱吉金:

这个赛段是青海境内的最后一站,甘肃境内第一站的比赛。飙骑大军离开青藏高原,进入黄土高原,车手们也在一个赛程之内感受到广阔的草原风貌和翠绿的农家田野之间的差异。

烈日、暴晒、干燥,在这个大西北的夏天,车手们经过近5个小时的激烈争夺,最终意大利日邦车队葛洛苏·爱德华·米歇尔以平均时速49公里的速度获得赛段冠军。

这一赛段比较早时就冲出去6名选手很长时间,整个战况变化不大,6名选手一直在前方领骑,最后两名选手体力不支,退了下来,在赛程最后9公里时,剩下的4名选手被大集团抓回,当这些领先小组在前方时,以意大利威廉队、宁夏体彩队、澳大利亚学院等车队为主的选手在大集团中表现积极主动。两个爬山冲刺点的前5名选手两次都一样。

随着海拔越来越低,爬山之后的路段又多为下坡,选手们骑行速度明现感觉较快,再加上平路赛段,使得经过多日高海拔爬山比赛的选手们,在这一赛段完全就是速度和激情的比拼,以至于到达时间比预计时间快。对于赛事的组办,希望组委会有待于提高每个赛段中的路牌、路标、垃圾区的分类等技术性的问题。

青海省体育局局长尕藏才让:

环湖赛比赛线路设计以碧波浩瀚、鸟翼如云的青海湖为中心,并向周边地区的青海东部农业区、青海西部牧业与荒漠区、青南高原高寒草甸草原区、甘肃河西走廊、宁夏黄河金岸等地区延伸,沿途自然风光雄奇壮美,旖旎迷人。

本着深化“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把环湖赛打造成国际开放交流的平台,组委会在赛道设置上尽可能契合丝路经济带沿线,途径的乐都、西宁、张掖、武威、银川等地区都在丝路沿线节点上,同时,邀请“一带一路”沿线俄罗斯、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柬埔寨等国家外交使节出席环湖赛开幕式,更有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耳其、捷克、斯洛文尼亚等国家的自行车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车队占参赛车队总数近三成,而且赛事宣传也向丝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覆盖。

如今,环湖赛这一车轮上的“一带一路”,在青海深度融入“一带一路”,拓展对外开放水平等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林玟均)

环湖日记

等待217

7月29日星期日晴

217号退赛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眼前浮现的一幕是他说想拼尽全力完成比赛。画面一闪而过,可他的眼中的渴望却在我脑海中挥散不去。

217号是青海天佑德队的张金德。

张金德说,参加环湖赛是他最值得骄傲的事情。早在2009年11月10日加入车队时,他的梦想就是站在环湖赛的赛场上,为家乡争光。至今,他还记得2012年第一次参加环湖赛时的情形。

激动、紧张可是又觉得自豪……多种情绪交织下,张金德说自己整整一夜未眠,脑海中不停地想象第二天自己参加比赛时的场景。

交谈中,我发现,对于有着几年参赛经历的张金德来说,环湖赛的赛场并不陌生。可是,不同以往,这届环湖赛充满着太多的意外。7月24日,多巴至贵德赛段,翻越拉脊山之后,张金德感冒了,咳嗽、发烧,紧接着膝盖旧疾复发。白天比赛结束到达目的地后,马上开始打针、吃药、做理疗,身体状态陷入低谷。7月26日,龙羊峡至鸟岛赛段,出发没多久,张金德就掉队了,眼看和大团的距离越拉越大,他愣是没有放弃,一个人咬着牙顶着风骑完了180公里。

在这种情况下,这样的坚持加重了他的病情。

张金德说,祁连爬坡赛时,他从出发就开始咳嗽,到后来,一边咳一边吐,是队友们在他身后推着他往上骑,不少外国车手看到他这样都劝他放弃。这场比赛,让一向不服输的张金德开始有些怀疑,觉得自己“好像挺不住了”。

毫不夸张地说,我总觉得自行车对于张金德来说,是一种信仰。按照他的回忆,从加入车队开始训练,到作为队员参加环湖赛,几年下来,一身伤病。膝盖积液,两个胳膊都摔断过……可即便如此,在他的脑海中从来没有放弃二字。他说既然是一个团队,就应该并肩战斗。而且,每个人都有一个冠军梦。他必须为梦想努力。

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祁连到门源的169公里,耗尽了张金德体力。今天比赛开始后,他的车轮遗憾地停在了26公里处。

回忆起过去的这几十个小时,张德金说自己每场比赛都在计算公里数:150公里、100公里、80公里、70公里、69公里……前进一米,都是对身体的考验。但在今天之前,他从未考虑过退赛。“什么比赛都能退,但环湖赛我想坚持下来,哪怕不能为队里做贡献,也不能给青海人丢脸。”就是抱着这种信念,才支撑他完成这近1000公里的比赛。

如果当年自己没有选择自行车,也许现在的他也找到了另一份谋生的职业,但是他说,一定没有现在这么快乐。

对于环湖赛,张金德说了这样一段话。他说环湖赛是自己最害怕的比赛,因为害怕自己的表现不够优秀;环湖赛又是自己最期待的比赛,因为想在比赛中为青海自行车运动争取荣誉;其实,环湖赛是他最舍不得的比赛,如果允许,他愿意为它奋斗终生。

有时离开是为了更好地回归。

让我们一起等待王者归来,等待217。(咸文静)

赛事前瞻

金昌-武威:两支意大利车队间的绿衫争夺战

在第八赛段绿衫易主并不是意大利威廉车队想要看到的结果,尽管他们也有心理准备,但结果确实出现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痛快。更何况4个冲刺积分的差距他们又怎会轻易善罢甘休。

今天,是本届环湖赛的第九赛段——金昌至武威。对于刚刚经历了237公里长距离骑行的车手来说,175公里的骑行距离已经不算什么了。这一赛段,车手们会暂时结束噩梦般的爬坡,等待他们的是一条一个坡也没有的赛道,但即便如此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金昌至武威赛段全程设有三个途中冲刺点。比赛路线设置在金昌市绕圈两周之后向武威方向进发,因此前两个途中冲刺点均设在新华大道市政府,之后在120.87公里处设有第三个途中冲刺点。

刚刚拿到绿衫就迎来这样一个“利好”赛段,意大利日邦车队一定乐开了花。但同时,他们的压力也不小,意大利威廉车队在平道上也是实力了得,他们能够连续几个赛段保有绿衫,可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所以,这一赛段将成为两支意大利车队的绿衫争夺战。

至于其他三件领骑衫的“控制权”,赫尔南·阿吉雷和大卫德诺克·伊俐亚可以“高枕无忧”。((记者王宥力))

关闭窗口